你自以為是誰的somebody,最後發現自己是nobody,no-body。

2018年2月16日在惠州,真愛也許只有一個,剩下的都是借屍還魂。

2018年2月14日在惠州,我努力想成為某人的唯一,可誰也不需要我。真正需要我的人,我也看不到,那還有什麼資格埋怨別人呢?人的一生能成為自己已經很艱難了,為什麼要考慮其他人呢?又是誰教你要顧及其他人呢?

2018年2月3日在廣州,當有人告訴我某人只有我一個這樣關係的人,在這裏只有我可以依靠,我忽然覺得很高興,也很有使命感。如果,能早點這樣想就好了。

2018年1月24日在廣州,其實並不是一個太難的決定,已經做好了計劃,但臨行前卻踌躇不前。為什麼?因為有了期待,有了希望,所以我害怕了,害怕希望和期許落空之後自己會後悔,會無法踏出下一步。

2018年2月10日在廣州,現在互联网越來越發達,年輕人越來越早知道人生的盡頭,也越來越早對人生感到失望,這該如何是好。

2017年1月19日在廣州,每當我感到難過的時候總想沉入無法呼吸的深海,卻只需一縷陽光便能將我召喚出海面,然後沉入,再浮出。我不由得這麽想,如果沒有這縷光該多好,如果不喜歡光該多好,又或者,如果我能為了這縷光,放弃這片海洋,又該多好。

2017年12月17日在廣州,有時候我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往往沒那麽重要,反倒是那些我們覺得不重要的事情經過時間沉澱變得越來越重要,這是青春片拍不出來的青春,我們的青春。

3 4 5 6 7
© Nobody番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