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自以為是誰的somebody,最後發現自己是nobody,no-body。

2020年5月7日在廣州,

我的失去裏有一雙被砍掉的手

突然從牆壁裏執拗地伸出——

via藍藍《失去》

2020年3月25日在廣州,

我允許任何事情的發生

我允許,事情是如此的開始

如此的發展,如此的結局

因為我知道,所有的事情

都是因緣和合而來

一切的發生,都是必然

若我覺得應該是另外一種可能

傷害的,只是自己

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允許

我允許别人如他所是

我允許,他會有這樣的所思所想

如此的評判我,如此的對待我

因為我知道,他本來就是这个樣子

在他那裏,他是對的

若我覺得他應該是另外一種樣子

傷害的,只是自己

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允許

我允許我有了這樣的念頭

我允許,每一個念頭的出現

任它存在,任它消失

因為我知道

念頭本身本無意義,与我無關

它該來...

2020年3月5日在廣州,“你得學會放手,得往前走,得重新振作,得坦然面對所有的結果,因為你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场非凡的旅程!”

2020年1月12日在廣州,人生啊,分不清夢想跟幻想的區別纔是最可怕的。

2019年11月9日在廣州,當一個人自認為手握真理,自己纔是對的,完全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,這是非常危險的。因為人性自私又脆弱,只要旁人多加阿諛奉承,很容易就會助長了無知的惡。承認自己的錯誤需要很大的勇氣,但同時也是向善的開始。

2019年10月3日在廣州,當生活預示著你會越來越好,但連你自己都無法打从心底里相信,又怎麽會真的好起來?就好像醫生說吃藥就能好,但病人畏疾忌醫,身體又怎麽會好?你說自己命苦,是因為相信自己命苦,而苦中作樂,纔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2019年10月3日在廣州,人類的悲喜并不相通,但我想感謝那些在我想要放棄的時候鼓勵我的朋友,也想感謝那些在我迷茫的時候敲擊我的朋友,更想感謝那些在我感到辛苦的時候理解我的朋友。最後要特別感謝自己,成年人的世界不容易,還好沒放棄。

1 2 3 4 5
© Nobody番瓜 | Powered by LOFTER